小額融資,應抑制上市銀行的再融資潮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2009/12/1 下午 04:27:56   返回  打印
小額融資 專欄蘇培科對於上週股市下挫的原因眾說紛紜,但“三大國有商業銀行再融資”的傳聞難逃其咎,是引起證券市場恐慌的主要因素。
小額融資 專欄蘇培科對於上週股市下挫的原因眾說紛紜,但“三大國有商業銀行再融資”的傳聞難逃其咎,是引起證券市場恐慌的主要因素。面對人們的口誅筆伐,幾大國有銀行紛紛出面澄清。工行、建行、交行均表示近期並無再融資計劃,而只有中國銀行(4.14,0.02,0.49%)表示目前正在研究資本補充方案。中行澄而不清的答复,表明其再融資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那麼,中行將採取何種方式融資?融資多少?對市場有多大影響?其他幾家國有上市銀行會不會在明年效仿中行?目前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從國內上市銀行的集體性躁動來看,它們都想通過股票市場來彌補資本充足率。其中,招商銀行(17.39,0.10,0.58%)打算公開募集180億元—220億元,興業銀行(38.18,-0.24,-0.62%)打算配股融資180億元左右。從中行的規模和資本充足率狀況來看,其融資規模應該不是小數,而且很可能會採取股權融資的方式來提高資本充足率。因為今年中行採取了擴張性的信貸政策,以圖在危機後迅速崛起。僅上半年中行就新增人民幣貸款9019億元,加上181億美元的外幣貸款,已逾萬億元。在這個關鍵時刻,中行肯定不甘心用收縮信貸的方式來調節資本充足率,而會設法引入增量資金,以“鋪攤子”的方式來補充資本金,從而達到擴張的目的。

對此,筆者希望監管部門最好能適當澆些涼水,促使國有商業銀行理性經營,以防止銀行體系在未來出現新的問題。

可以說,此輪“信貸井噴”存在著嚴重隱患。其主要表現為商業銀行的“長貸短借”,存貸期限錯配的矛盾極為明顯。有數據統計,截至10月份,中長期貸款所佔比例達到54%,而定期存款的比例降到40.4%。一旦出現活期存款搬家,則理論上商業銀行必須有13.6%的資本金來作為支付的保障(如果中長期貸款出現不良貸款,則這一準備就會更加捉襟見肘),否則就會有擠兌、倒閉的風險。

當然,這一現像在未來幾年出現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老百姓不相信中國的大銀行會倒閉,另外政府也不允許其發生擠兌或倒閉。於是,商業銀行也抓住了老百姓和政府的心理,從而盲目擴張、肆意放貸,根本不考慮商業銀行科學管理和安全管理。銀行管理層只顧政績擴張,如果賭輸了最終還有政府來“兜底”。然而,畢竟這些商業銀行已經是股份制,理論上是完全有可能倒閉破產的,也沒有任何理由再讓納稅人來為其不良貸款“買單”。

當務之急,商業銀行應該盡快調整信貸結構,適當地控制中長期貸款規模,短期貸款收回之後不要急於放貸,先提高自身的抗風險能力,科學管理,而不是以人為揣測的方式來管理上市銀行,更不能拿中國經濟的命脈來賭博。

對此,銀監會在前段時間下發了《關於完善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機制的通知》的徵求意見稿,明確劃定了銀行核心資本充足率的底線:主要商業銀行核心資本充足率不得低於7% ,其他銀行核心資本充足率不得低於5%,並規定銀行交叉持有的次級債將從附屬資本中全額扣減。結果,徵求意見引起強烈的反響。銀監會對次級債扣減採取了“新老劃斷”的妥協方式,自2009年7月1日起開始持有的其他銀行發行的次級債要全部扣除。從而一些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在三季度出現了下滑,估計在四季度還會下滑。

銀監會本想通過資本充足率的槓桿效應來抑制銀行過度放貸;是想防止銀行虛抬資本充足率,防止交叉持有和交叉做賬導致的“交叉感染”風險,防止出現類似“次貸危機”的系統性風險(據統計,截至今年8月份,商業銀行已經發行次級債達到2316.5億元,是2008年全年的3.2倍。到2009年底,14家上市銀行的次級債餘額約為3766億元,據監管機構調查,大約有51%的次級債為銀行交叉持有,相當於1921億元。這說明目前漂亮的資本充足率數據是各家銀行“互相彌補”的結果,這些資本金在危機時是派不上用場的);其三是想通過扣減附屬資本中交叉持有的次級債,迫使商業銀行提高“真實”的資本充足率,讓資本充足率不足或扣除後不足的銀行減持手中的次級債,轉讓給非銀行金融機構,分散銀行業的系統性風險。可是,很多商業銀行不但沒有收縮自己的行為,反而紛紛將觸角伸向了股市和股民。

對此,筆者建議銀監會最好能夠正確引導商業銀行經營管理理念,而不是隨意轉嫁風險和盲目擴張;其次,商業銀行也應該按照銀監會的本意,以減持次級債、收縮過量信貸的方式來降低杠桿率,讓資本充足率自然回升,不能再拿刺激經濟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來當藉口;第三,投資者要學會“用腳投票”,面對不公正的“圈錢”行為要堅決地說“不”;第四,希望證監會嚴把再融資關,不要讓上市銀行的“圈錢”行為輕易得逞。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