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融資-如何打破分紅少融資多的怪圈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2010/3/3 下午 05:35:24
工商融資 春節長假剛過,交通銀行就拋出了令人矚目的再融資方案,以配股的方式融資不超過420億元,除去其大股東財政部,匯豐以及H股承擔的部分,A股市場可能尚需承擔140億元的配股份額。
工商融資 春節長假剛過,交通銀行就拋出了令人矚目的再融資方案,以配股的方式融資不超過420億元,除去其大股東財政部,匯豐以及H股承擔的部分,A股市場可能尚需承擔140億元的配股份額。

筆者有意識地去翻閱了一下交通銀行的現金分紅史,結果發現交行IPO上市時融資金額252億元,加上本次潛在的140億元,前後共向市場融資近400億元,與之相比,其上市以來的現金分紅卻只有50億元。也曾想過由於交行上市時日尚短,還來不及回報投資者,於是便去翻上個世紀90年代初就已上市的万科A的資料,一廂情願地以為上市早的公司分紅總會多一點,結果派現亦只有27億元,跟其累計融資的152億元相比依舊寒酸。即便如此,上述兩家公司的表現已超出了整體市場的平均水平,A股上市公司平均的現金分紅跟融資的比例竟然僅有一成左右,就好比左手拿走你幾元,右手卻只需還幾毛。

若不考慮轉移風險的重要功能,期貨投機是眾所周知的負和博弈,股市則標榜自己是一個正和市場。然而實際上A股二級市場的本質跟負和博弈又有什麼區別麼?答案恐怕不如人意。以美股等成熟市場為例,其主流的融資方式都是內源融資,例如拿自家企業經營所得的未分配利潤用於擴大再生產,即用自己儲蓄的家底作為再投資的資金來源,這在其資金來源中佔比一半以上,其次是發行債券,最後才是股權融資,其中股權融資的比例在多數發達國家的上市公司中都不足10%。美國更是平均每家上市公司每20年才配售一次新股。不僅如此,美國股市的投資者還能夠獲得更高比例的現金回報,而滬深股市則恰恰相反。

這就導致從二級市場來看,長期持有A股未必能夠獲得令人滿意的回報,反而對投資者的擇時能力要求非常苛刻,假設在2000年2000點附近投資A股的權重藍籌股票,並以上證指數的漲幅近似模擬其收益,那麼持有至今接近10年的時間,也不過只有50%左右的漲幅而已,5%的年化收益率比存銀行也強不了多少(當然個股機會還是非常多的)。由於市場上最賺錢的部分都集中在上市公司和一級市場一端,此消彼長就導致二級市場的“被負和化”。

既然二級市場並非正和博弈,自然會導致投機的力量壓倒價值投資。就拿創業板來說,近期年報高送轉之風盛行,市場對高送轉的追逐更是達到令人費解的狀態。在2月26日前已公佈分配預案的6家創業板公司中,同花順、神州泰岳等5家公司都推出10轉送10以上的高送轉方案。可惜的是,這麼高的轉送比例除了能夠讓這些公司的股價看起來打個對折,並擴張股本之外,對投資者全無一丁點實質性的好處,純粹是投機炒作的需要,只有上市公司和炒家才會高興,通過高送轉換取流動性就成為市場投機力量的唯一選擇。

雖然證監會關於再融資的分紅要求已有書面規定,但是筆者認為,由於滬深上市公司重融資輕分紅的積習難改,對於分紅要求不妨設計得再“苛刻”一點:比如規定每年現金分紅佔淨利潤的比例必須達到某個標準才能再融資,對於個別年份或者對於確實有潛力的投資項目,可以進行窗口指導,允許例外發生,但例外必須是經過審核論證的。或者在再融資之前該公司歷史上的累計分紅融資比例必須達到一個硬性的標準。總之,利用法規繼續提升上市公司的再融資門檻,鼓勵上市公司多搞現金分紅才是破解A股圈錢魔咒,樹立市場長期價值投資氛圍的關鍵。